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科技成果 » 成果转化 » 正文

北京:技术经理人队伍逐渐壮大 成为科技成果转化加速器

发布日期:2022-06-03  来源:北京学习平台  作者:孙奇茹  浏览次数:47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核心提示:“不会做产品经理的CEO,不是好科学家。”一句科技创业领域的笑谈,道出了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的残酷现实——从科学家到企业家之间有一道鸿沟,能同时具备市场、技术、运营能力从而跨越这道鸿沟的人凤毛麟角。在北京,一批既懂市场又懂技术的技术经理人开始涌现,帮助科学家从自己不擅长的事务中解放出来,有力推动科技成果加速转化落地。国际大会上的中国“明星

“不会做产品经理的CEO,不是好科学家。”一句科技创业领域的笑谈,道出了科技成果转化过程中的残酷现实——从科学家到企业家之间有一道鸿沟,能同时具备市场、技术、运营能力从而跨越这道鸿沟的人凤毛麟角。在北京,一批既懂市场又懂技术的技术经理人开始涌现,帮助科学家从自己不擅长的事务中解放出来,有力推动科技成果加速转化落地。

国际大会上的中国“明星”

“好消息!”“又一家北京三甲医院中标!”最近几周,王颖奇不断收到同事发来的喜讯。王颖奇是图湃医疗的联合创始人。

几个月前,意大利罗马,被全球眼科行业专家视为“OCT技术圣殿”的ICOOR(国际OCT大会)现场,眼科科研、产业专家云集。在往来嘉宾必经的大会走廊里,屏幕上循环播放着36张OCT影像作品。令国际专家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些从全世界眼科医生及眼科设备厂商投稿的数千张影像作品中脱颖而出的“36强”作品里,超过一半都来自中国北京的一家初创企业——图湃医疗。

OCT(光学相干断层扫描技术)影像,是眼科疾病诊断的“金标准”,OCT设备也是眼科诊断设备中最高端的设备,一台动辄数百万元。由于技术壁垒极高,在眼科高端OCT市场,中国国产设备长期空白。2017年,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副教授霍力与生物医学工程系校友王颖奇结识,成立了基于清华大学科技成果转化的企业——图湃医疗,主攻高端眼科医疗设备以及核心光电器件的自主研发和生产制造。

科技成果转化道阻且艰。如果将一项成功的科技产品从无到有、成功走向市场的过程看作从“0到100”,那么当一项成果走出科学家、教授的实验室时,它仅仅走完了长征路上从“0到0.1”这一步。

在图湃身上,科技成果转化的这一严酷规律得到了验证。创业大半年后,他们就完成了首款高端设备——眼科扫频OCT的核心系统开发工作;但直到创业第三年,团队才完成了最终的工程化工作,把原理样机、工程样机变成产品。

将科技成果变成高端医疗设备产品,仅在工程化研发阶段,就要涉及精密光学、机械结构、电子电路、嵌入式软件、算法与AI技术等一系列学科与专业的交叉结合。更别提还有医疗器械注册取证、团队组建、财务法务等一系列研发之外的事务。

2018年,全球健康产业创新中心(简称GHIC)在京成立,图湃成为入驻中心的第一家企业。这个为中早期医疗创新项目提供全方位支撑孵化的转化平台,为图湃的快速起步带来了很多便利条件。

“创新中心为企业配备了关于医疗器械从研发到注册取证的全生命周期的培训资源,很好地弥补了创业者在医疗器械专业环节上的不足,这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格外重要。”王颖奇回忆。

2021年9月,图湃团队研发的高端扫频OCT设备获批上市。仅仅半年后,这家初创企业研制的设备就销往全国各地的三甲医院,多款眼科高端设备还将陆续面市。

科技成果转化有“红娘”

2021年,北大人民医院,王乐今医生的诊室。一位从内蒙古自治区远道而来的患儿家长神情急切。这位家长的孩子得了先天性眼球震颤,一种被视为眼科“不治之症”的罕见病。在王乐今诊室半天的出诊时间里,有一半病人都是这种病。

好消息是,王乐今正在研发一款眼球震颤电刺激器,其面市有望大大提升这些患儿的视觉质量。看到患儿家庭急切的需求,在一侧旁听许久的王竟菁知道,这款医疗产品一定会大受欢迎。

王竟菁是全球健康产业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出现在医生诊室、教授办公室里的她,角色之一是“星探”。她要捕捉的,是医疗科技产业的未来之星。

全球健康产业创新中心执行主任王竟菁(左)与北京普译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讨论项目进展。作为技术经理人,王竟菁需要及时跟进入驻企业发展情况。(摄影:和冠欣)

与图湃一样,王乐今团队成立的超目科技也成为了入驻全球健康产业创新中心的一员。预计2023年底、2024年初,超目在全球首创的植入式眼部肌肉神经刺激器就将正式临床应用,惠及全球患儿。

生物纳米孔测序技术、外骨骼机器手、心磁扫描成像仪、柔性贴片式心电仪、癌症早筛技术、眼内液采集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东升国际科学园2号楼的GHIC内,一件件新型医疗器械,都是医生、科学家们科研成果转化落地形成的产品。

在这里,医学专家、工学专家、创业者们相继结缘。研制外骨骼机器手的富伯医疗公司CEO孔令杰与从事神经科学研究的科学家黄建嘉相识于GHIC举办的一场医疗器械创新活动,并结为创业伙伴。产品已经走进诸多三甲医院的图湃医疗,早期团队成员主要为工科背景,GHIC为其初创团队引荐了不少医学领域的专家资源。

信息不对称、供需两端沟通效率低,是长久以来科技成果转化难的原因之一。“曾有一位著名三甲医院的医生,为了将技术构想做成样机,竟然靠搜索引擎寻找合作方,一路碰壁,最终花五年时间才做出了样机。另一位从事空间站对接等航天技术研究的教授因腿伤住院,与医院的医生交流时才发现,自己的技术能够解决困扰骨科医生很久的一项难题。”王竟菁回忆。为好的科研技术找应用场景,为有“痛点”的市场需求寻找合适的技术路径,成了GHIC服务团队的重要工作之一。

科学家“编外合伙人”扩容

在创新中心地下一层,既有共享实验室,也有创业公司的独立实验室。一间满满当当摆放着办公设备和仪器的房间内,几位工程师正在紧张工作,隔壁房间里,一位医学专家正在借助显微镜调试产品。

医疗器械是典型的多学科交叉领域,其科技成果转化过程往往需要把医学专家、工学专家结合在一起。可是,医学术语对普通人来说如同“天书”,工学专家教授们给出的技术指标也让外行们摸不着头脑。在医生与教授这两种语言体系间,技术经理人充当起了“翻译”,在项目初期为他们牵线搭桥、互通有无。

“我们每个人像拼图一样,共同扮演着技术经理人的角色。”王竟菁说,GHIC服务团队的成员来自医学、机械工程、生物医学工程、管理、财会各种专业背景。尽管他们不是GHIC任何一家入驻企业的员工,但却如同“合伙人”一般,为这些成果从“书架”走向“货架”的过程奔走着:有人每天去各大医院与医生交流一线需求、跟踪最新科研成果,有人为创业项目的注册、审评忙前忙后,有人为尚未聘请全职财务人员的创业项目准备细致的财务资料以便于项目融资……

在高校、科研院所、专业孵化平台等机构,有一批像王竟菁这样的技术经理人。“科研成果不是工厂流水线产品,只有点对点、个性化的深入沟通,才能真正推动科研成果迈过转化那道坎,技术经理人的作用因此突显。”一位在中关村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业内人士说。

技术经理人的队伍在北京正逐渐壮大,2020年,北京首批技术经理人通过高级工程师专业技术资格评审。截至今年年初,北京已经有474人凭科技成果转化取得职称。

中关村技术经理人协会副秘书长甘朝阳说,为进一步引导中关村技术经理人发展,北京还将围绕基本素养、知识能力、转化业绩等方面明确备案条件,开展技术经理人备案。同时,完善中关村技术转移与技术经理人培养系列教材,强化人才培养的专业化,打造医学、投资、新一代信息技术、工学、新材料等各具特色的人才培养基地,进一步引导专业细分,培养更多的优秀技术经理人。

专家点评

培育技术经理人北京优势明显

科技创新不是科学、技术、产业的线性接力或简单相加,而是一个复杂的迭代过程,从基础研究到科学原理验证,到样品,小试、中试,再到产品、商品,整个过程非常长,而科研人员只擅长知识的创造和技术的研发,将科技成果商品化、商业化和产业化,不是他们的专长。技术经理人因此应运而生。技术经理人的主要作用就是让“科研产品”转化为“经济效益”,可以说,技术经理人在推动技术要素市场化配置,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北京对技术经理人的需求一直十分迫切。作为我国人才资源最丰富、技术转移转化最活跃的地区,在培育技术经理人方面,北京的人才、环境优势十分显著。

为进一步畅通科技成果转化,北京一是要注重科技成果的质量,高质量的科技成果才能有效转化为现实生产力;二是要注重高校和科研院所知识产权的流动性,要建立企业和高校科研院所的常态化沟通机制,推动双向摸底,丰富各种形式的交流,最大限度地降低科技成果转化中的信息不对称情况;三是要注重技术经理人的挖掘和培养,充分调动技术经理人主观能动性,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总监刘杨)

来源:《北京日报》

责任编辑:程思遥 白延龙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免责声明:
本网站部分内容来源于合作媒体、企业机构、网友提供和互联网的公开资料等,仅供参考。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最新资讯
友情链接 >>更多